这是偶然的相遇,仿佛平原上的梦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2009-04-07 Tue 12:02
昨個是WHAT生日,發短信抱怨胃的問題。又說大紅麗來了電話。近況很好。房子已經要裝修好,男人在身邊,計畫要去領證,過一年半載估計會有孩子。工作也很穩定。聽的我倆唏噓了一番。覺得這番幸福安寧總離的太遠。

仔細思索,本來在若干近些的年份,這種滿足的生活也在向我揮手,只是我太怕,跳到了另一條路上,讓故事懸而未決起來。給WHAT說,這下真成了“從開始哭著嫉妒,變成了笑著慕”,下句是什麽她問。“時間是怎麼樣爬過了我皮膚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這句太過黯然,怎和她說。

大紅麗讓我想起大團圓之類的話。笑。因為這段時間背書累了就看《小團圓》。依然看的我慘兮兮的。之前就聽說這書是張愛玲自己對自己的揭秘,真正看起來,果然。場景和對話,有些是《對照記》里的原話。也許是兩書一起動筆,相互借鑒。我看著卻很悲哀。想不出動機是為何。因為《小團圓》比她的散文更詳細,到了讓人不忍讀的地步。

何苦來著。作家走不出自己生活的圈子,沒想到最後這本竟然私生活都暴了出來,身後不太平的活在人的吐沫星子里。大概是作家必須有的覺悟。可是對周圍人來說,就好像是不定時的炸彈。孟子對文學批評早早的定義了“知人論世”,中國人的小說也喜歡在故紙堆里刨料,對中國人來說小說的虛構和現實生活的界限從來模糊,更何況這種能釘釘鉚鉚對號入座的。

我總懷疑是她還有種怨氣,生怕後人因胡蘭成的事沾上她不乾不淨。於是急於撇清,做個受害者的位置。好像豔照門過後哭對媒體質問陳冠希的女星。賺到的是人茶餘飯後的那個話題而已。

要是換了我們的課本,可該怎麼評價。我都想好。

“《小團圓》揭露了道淪喪,腐朽暗的封建家庭,對女性解放和自由進行了描述和歌頌。其中露骨的性描寫給小說帶來了消極影響。”

別窓 | 瑣碎記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 | Buenos Aires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Buenos Aire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