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偶然的相遇,仿佛平原上的梦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2009-04-28 Tue 17:36
苗打來電話,算是詢問了近況。我唬了一跳,但接起來聽到是她生龍活虎的聲音。最近從電話恐懼症發展到了電話煩躁癥。所以要找我還是短信來的好。

聽我選了古文學方面她也是訝異。大部份看到我大學四年書單的人都是如此。可以說我四年裡除了教科書外從未讀過與古文學相關的研究書籍。雖然一些原著還是有讀。總也提不起興趣。研究生選這個方面的困難我有所準備。

只不過,一來希望能好好的深入瞭解本國的思想。因為國人的思維幾千年來變化可有,但底子不變。二來,要研究,必定要選擇自身可掌控的語言。如果是外國文學,勢必應用當國語言研習原著。調教和財力都達不到。三來,隨年齡長,我對古人的認同度也在加。失意之人構成的失意的文學史,要另外失意之人方可研讀。笑。要不怎麼中國自古以來都有發憤著書和詩窮而後工之說。四來,師夷長技以制夷。仍抱有這個思想。那個時代的學著們在浸潤了外國文化的燻陶后,用以詮釋古人。無論如何,既然身為中國人,這點覺悟應該是有。中國文化並肩與世界璀璨的古文化之中,并不希望就此失落。當然,我只是微薄之力,也希望有個人的力量。

要學古人,要懂得的太多。歷史,哲學,宗教學,音韻學,版本學。各個方面都不能欠缺。我這幾日看著長長的書單非常愁苦。不但是原著要讀,詮釋研究,光是現代人的大名就已經是一長串,再別提古代的各類大儒。書也很貴。但起碼這半年應該教會我保持冷靜和慢慢來。倒是常識類的書籍背過以後,看到人名就能反映上來朝代實績和觀點,現在就像是一個填補的過程,搭好了框架,要放入實質性的理論了。

看錢穆的《國史大綱》。前言發人深省。有能提點我的話錚錚的敲在腦袋里。就拿引言而說,便應該給國人以警醒。尤其是在今天。

一、当信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
  
二、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以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
  
三、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至少不会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抱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亦至少不会感到现在我们是站在已往历史最高之顶点,而将我们当身种种罪恶与弱点,一切诿卸于古人。
  
四、当信每一国家必待其国民备具上列诸条件者比数渐多,其国家乃再有向前发展之希望(否则其所改进,等于一个被征服国或次殖民地的改进,对其国家自身不发生关系。换言之,此种改进,无异是一种变相的文化征服,乃其文化自身之萎缩与消灭,并非其文化自身之转变与发皇)。

別窓 | 其它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十五 | Buenos Aires | 十四>>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Buenos Aire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