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偶然的相遇,仿佛平原上的梦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做個記錄,我還沒有總結清楚
2009-05-15 Fri 18:45
一直以來我都被一個問題始終困擾:文學的出路。毫無疑問,對比文學史上的高峰低谷,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學無論從作家或者是作品品質上比之高峰而言都是望塵莫及。文學甚至在走向它的死亡。技術崇拜和信息量的急速擴大,視覺藝術的衝擊,速食文化的浮躁,文學即將被趕下它的座位。缺乏大師缺乏真正的文學憐憫和人文關懷,這個時代的文學走向了追求技巧和文字的狹域,被急速的邊緣化,變成某些人嗤之以鼻而又被某些人用來自誇的工具。事實上,文學在它之前的發展過程中并不是如此。直到二十世紀之後,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陸續在西方文學中標榜,從小小的石塊泛成漣漪,逐步的和現實生活拉開差距,嚴肅文學對於普通讀者成為望而卻步的一方領土,在此路繼續行進無疑是自殺式的行為。

回歸現實主義的窠臼亦不可能。任何一種學科的成長都類似與物種進化的過程。回退便意味著退化,逆歷史潮流而動。在電影電視在圖像上重現現實生活甚至加以藝術化陌生化的現在,回歸就是加速死亡。伴隨著文學史上現實主義浪潮的大部頭著作現代人已經沒有時間,沒有耐心,沒有動機去讀。

要存活就必須進化。雖然并不知合適的方法,但這天我在我的位置上想通了一個疑問。我應該如何走下去。秉持著的文學無用論的失望和茫然,也許是時候宣佈結束了。

文學,科學,哲學。

或許很多人都已經想到了這一點。畢竟我才疏學淺,像是這塊土地上的螻蟻。以此,我很想用來解釋當代文學的停滯,中國現當代文學的困境。

在這三學里,最核心的是科學。只有科學技術的率先發展,帶來哲學觀念的革新,世界觀的大躍進,才能導致文學的突變。這如同前後相推的浪潮。文學史書亦是以此來詮釋每次文學浪潮的大背景。文學在這裡,應該的作用是為普通大眾帶來觀念上的革新。而不是將自己面對的受眾群縮小化而造成自己的枯竭。我們這個世紀的偉大科學發現,也在離日常生活遠去。遠遠不再是那個在家裡觀察燒開的水壺,在後院的簡陋試驗室里就能爆發出影響之後人類的時代了。哲學更為遙遠。在這個時代,哲學比文學死的更快。因為作為哲學家的個體,缺乏站立在科學實踐上對世界觀認識的表述能力。於是文學伴隨著哲學的沒落而漸漸暗淡。

這個圖譜,事實上建立在受西方文化影響下的以小說為主體的文學樣式。而中國的傳統文學并不是如此。

中國的思想史,在漫長的進程中,將儒家,道家,佛家三大板塊的糅雜為一體。(當然也有其它派別的實力,但最主要的自然是這三塊。)在一個固定的時代,總有一個固定的聲音在主導,雖然有雜音,但并沒有形成勢均力敵的對話體制。中國的文和哲學思想伴隨而生,亦與之共同成熟,作為表達哲學思想而存在。哲學和文學甚至很難在文體上區分開來。有部份的詩篇幾乎就是爲了表達哲學思想而產生的。科技對文學的影響很小,并不影響文學觀念的更替。(這一變化主要建立在對佛學概念的引進上)是不是因此造成了中國的文學并不是呈線性的發展而是環狀呢?真正的突變,小說正式成為文學的主體,是直到清朝末期之後引入了西方的科學觀念,到五四運動之後方成熟的白話文體帶來的。可以說從此刻起,中國本土的哲學體系在文學上的影響日益消失(古代文學中強烈的道觀念和弘揚儒道佛的創作目的確實是受哲學體系的影響的。大的文學革新通常都有著與之相符合的哲學觀念的提出。)西方的哲學佔據了主導地位。極端者,已經將本土的哲學體系全然拋棄。

上面已說,當代的科學哲學因遠離大眾而進入受眾的低谷期,文學受其影響亦出現相同趨勢。中國古代文學的目的性較之西方強得多,和現實生活也更緊密。而現當代的文學在融入西方大體系的同時,在拋棄本土哲學體系的同時,也拋棄了與現實的聯繫性。(此種聯繫性并不是指技巧上的聯繫,不是指文學來源於生活的這種聯繫,而是指文學的目的性,文學是否真的是無用的?不。文學應該成為將普通讀者同科學和哲學相聯繫的橋樑)而本土哲學在普通民眾的生活中實際仍大量存在,而且絕不會因為西方思想的衝擊而消亡。(拋棄這一點,就以為著民族的不存在)故而造成了中國的現當代文學比之西方,離普通民眾更加遙遠,更不可能期望進步。新的文學技法不會被大眾接受,現當代文學只能困守在現實主義的泥潭中,任何先鋒派試驗必不能被接受。而長久以來的民族性中對科學理論更新的漠視,對實用化和功利化的重視,使得純理論的普及不可能。在新文化運動中乍現的文學繁盛期,恰恰建立在作家對西方新科技的如饑似渴的閱讀和接觸。很可惜,我們當代作家群體不但拋棄了對中國的傳統哲學的詮釋和發展,又遠離了對西方科學革新的持續關注。

是否存在一種可能性將中國傳統哲學與西方的科學技術相統一的表達途徑,是否可以嘗試?作為作家個體,在誇張的閱讀前輩們的著作之後,是不是應該將重心轉向科學理論發散的文學觀念的革新,是不是存在這樣的作家?這種跨界,我想到有兩人,王小波和卡爾維諾。是不是,這是文學的出路?而借此,文學是否能回歸到立足于現實,而又蘊含著人類變化的軌道上來,誕生出之後的偉大作品?


別窓 | 其它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a | Buenos Aires | 懶人周記>>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Buenos Aire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