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偶然的相遇,仿佛平原上的梦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殘缺的歌
2009-05-24 Sun 00:53
我承認確實并未真正瞭解。可卻投入了這麼多年。

以至於看到歌頌懷念那些歲數都戀戀不捨。

而一個機會都得不到。

好似平靜了的湖泊總在翻渤。

為何欺騙自己,逃避這份失敗這些年。

從夢裡醒來,窺見的臉便會茫然若失一天接一天。

連我不得不說的不瞭解的摯戀,發源自背影的沉迷。

造了個情結誤了太多的對他人的承諾。

讓我投入的早在開始之前過去。

誰諒解我對其它的排斥和本能走脫。

現在,在蕩盡荒唐和放縱后,仿佛經過了長長的陰雨。

三年后,再一次因為回憶的片段而抽泣。

奔跑著,追趕著,可是前方的人大抵不會回頭。

我要跑到另一條路,要找到另一個方向,要忘記要捨弃要毀掉。

這些的無力無能不自信。

可是為何卻總也總也走不出。

為何要早早的陷入這個圈套。

明明是已經透徹的警戒自己,怎能又輕易淪陷在往日里。

一次又一次,想去看看,站在空曠之中,風漸漸旋轉,還看得見,閉上眼張開眼。

這種時候又厭煩的憐惜起這個愚蠢的毫無根據鍾情的自己。

知道不可能還要撲去。更是再距離遙不可及的今天。

卑微的蜷伏在光下的小蟲。

仍舊是獨角戲。一個人的天長地久。

我認命。恐怕要花盡一生,要和幻覺對影。

可是終始皆那麼深不見底的沉默。




真實的願望,不斷的祈願,想回到那個點,只是需要靜靜望,不打擾,不多求。

就讓時刻止息。

夏天。梧桐樹。學校后的車棚。操場上的嘈雜。漸漸染紅的夕陽。悄然的歌。

冬天。大雪。冰冷的書桌。熱水房的蒸汽。乾燥晃眼的陽光。

春天。薄雨。走廊的濕氣。文化節。暗淡的晨曦。紫色的沙塵。

秋天。風。籃球場。太大的校服。高領毛衣。

躲在樓梯上多少次僅僅爲了從一排排單車里找到那輛。

推算能“偶然”遇到的時間表。爲了一面而激動一天。

睡前大聲的聽關於的歌。而又為渺小而一次次哭泣。

扔掉的日記本。不敢去的城市。不敢發出的信。

不能聽下去的JAY的專輯。冷漠的鍵盤,愈來愈遠。

哪怕重溫心酸也在所不惜的渴望逆轉時間。

多蠢。
別窓 | 其它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 | Buenos Aires | 星球>>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Buenos Aire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