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偶然的相遇,仿佛平原上的梦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912
2009-09-12 Sat 17:04
這有些像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文學研究究竟生出于哪,到底創作時的意識和意義與發表后的所謂文本批評有無明確關係。是不是文學研究,終究是要蛋產出恐龍的故事呢?

他們都在講一個故事,換了些性格的人物,愛人,流浪,警醒和波折,之後有人死有人生,有的是長長人生中的一天,有些是若干連綴在一起的日子。他們好像在呼喚一種人性的共鳴,於是在共鳴中不斷迴響起高低不同的和聲,但總是一個內容。

我們的憐憫和苦痛,構成我們寫作的背景。而那些要發聲的衝動,翻滾在血液中在千年的星球上來回傳遞。無論種族,無論膚色。我們閉上眼能看到同一片暗,睜開眼面向同一片天空。我們的智者的智慧相似。我們用同樣的聲音發聲。我們害怕,孤獨,冷漠,驕傲,命運,死亡,愛情,生命。那個人在我們的文字中沉浮,遊蕩,他換了無數的名字和無數的面容,他同時存在若干的地點又同時不再任何地方。他抵達,他離開。我們始終在叩問,又並不真正要求答案。

像是萬歲自生枯榮的野草,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故事自有腳而奔跑,有限的生命中延續無限的接力。我們不知人類通往哪裡,我們不知生命真實一面的意義,不知再翻過面前的高山後是否有新的世界,但流傳的故事,後代人也必然流傳。他們會沿著我們的路繼續反叛,找到新的技巧新的表達,而我們知道,故事不變。

仍舊是相同的開始和結尾。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之間而已。

別窓 | 瑣碎記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Forgot this,I need sleep | Buenos Aires | 911>>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Buenos Aire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