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偶然的相遇,仿佛平原上的梦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1209
2009-12-09 Wed 09:24
M太太深知这是最后一次了。新月街251号过分明亮的厨房更坚定了她的信念。这时正是厨房里一天最亮堂的时候,射进来的阳光在墙上,地上,桌子上,锅子上不间断的传递着,好像是谁从窗户的一堆打了探照灯,或者是不知名的强盗扔了个闪光弹。可是太冷了,简直像在冰里。M太太不由自主的砸了砸嘴。

一家人午饭吃剩的炖菜和柠檬鸡盘子堆在洗手池里,剩下的鸡骨头和白白的菜帮子从盘子上滑了下来,在洗手池的底部聚成一堆深褐色的凝胶。曾经他们还是很喜欢吃这个菜的,现在那股味道让M太太一阵阵的作恶。她知道这些脏盘子和剩菜剩饭就堆在那了,也许会有人处理,但不会是她。她想着,晚上的混乱场面中作为唯一的定点,和曾经有什么相似处的位置就是这堆恶心的呕吐物。这就像是S经常玩的那种图片游戏,他们站在伞架前时还觉得一切正常,像平常一样的运转着,忽然感觉溜走了,好像站在悬崖旁边。他们一定是会喊她的。“那时我早就走了。”她轻轻地笑了声,向窗口挪了挪,“一群蠢货。”谁要回答呢。

厨房的窗户不大,挂着的白色蕾丝窗帘已经有点发黄,湖蓝的木质边框上的油漆已经龟裂起皮了,她尽量提醒自己不要介意她灰白松弛的脸上窗子上的倒影,透过那双眼皮下垂呆滞的眼睛向外看着。她注意到他们的三天前修建的草坪有些地方已经能看出高高低低的了,“永远是水管子旁边最快”,她想。草坪上随意散落着小L的玩具,像是长出了各种形状五颜六色的蘑,红色的三轮小车靠在消防栓上,仿佛那种红色是从上面借来似的。这不过是个普通安宁的周二午间,倦怠的睡气像云雾样的在这片街区飘来荡去,和她人生中第四十二个春天末尾的浓郁花香摇摆着。邻居洒水的橡皮管子被遗忘在人行横道上,像某条太着急蛇在横穿马路时褪掉的皮。偶尔开过一辆小轿车,蒙着的CD声与轮胎一道滑过她的视线。

M太太刻意的将窗户里能收入的景象看了个遍,从邻居的屋檐形状跳到对面街的信箱把手。这天仍旧是特殊的。这样细致的观察已经是反常,而想到要冲到擦鞋垫上从路东看到路西,从过于晴朗的天看到规规矩矩的柏油路她就受不了了。“这就够了。”她想,伴随着肠子的一阵哆嗦。“没人能在一天里补全二十年。”
別窓 | 虛無記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1215 | Buenos Aires | 1208>>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Buenos Aire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